日蓮正宗的主要行事

年中行事的意義,在於將傳承於總本山大石寺的深遠佛法,正確地相傳下去,同時,藉由僧俗的共襄盛舉,加深佛緣,以期廣宣流布的前進。


行事名
備 考
 丑寅勤行(毎日凌晨) 限總本山
 元旦勤行(1月1日)  
 節分會(2月3日)  
 興師會(2月7日)  
 宗祖誕生會(2月16日)  
 春季彼岸會(春分之日)  
 靈寶拂蟲會(4月6-7日) 限總本山
 立宗會(4月28日)  
 大行會(5月1日)  
 盂蘭盆會(7月15日~8月15日) 總本山在8月
 寬師會(8月19日) 限總本山
 御難會(9月12日)  
 秋季彼岸會(秋分之日)  
 宗祖御會式(10月~11月  
 目師會(11月15日)  
 宗祖御大會(11月20-21日) 限總本山

 

丑寅勤行(毎日凌晨)

 

 丑寅勤行是本宗十分重要的儀式,於每日凌晨的丑寅之時(凌晨二時~四時),以法主上人為導師,在總本山大石寺的客殿所舉行的五座勤行。
 開創大石寺的第二祖日興上人,寫給第三祖日目上人的相傳書中交代:「大石寺之御堂、墓所,由日目管領之,加以修葺、致力勤行,應待廣宣流布矣。」(『日興跡條條事』)歷代法主上人嚴守此遺命,七百年來無一日懈怠地持續為廣宣流布祈念至今。

元旦勤行(1月1日)

 

 正月一日,被視為一年中最具深厚意義的節日,自古以來,即有各種的儀式於此日舉行。
 正如日蓮大聖人的教示:「思五節日之次第,乃妙法蓮華經五字次第之祭也。正月乃妙一字之祭。」(新編御書三三四頁)本宗所舉行的元旦勤行,是意義更為深遠的慶賀儀式。


 大聖人於『十字御書』中教示:
「正月一日乃日之初,月之始,年之初,春之始。善度此之人,如月自西向東而盈,日由東朝西而明,德更勝,亦為人所愛也。」(新編御書一五五一頁)明示珍惜一年之始的功德。
 於總本山大石寺,以法主上人為大導師,全山僧侶出仕,附近眾多信徒參詣之下,嚴肅且莊嚴地奉修元旦勤行。對下種三寶報恩,祈念廣宣流布的大願成就,祈願依此所確立的世界和平與人類幸福,並祝禱正法信徒今年的平安息災。之後,法主上人親切地賜與新年之辭,並賜與供奉於御寶前的御造酒,恭賀新年的到來。全國各末寺的寺院亦仿效此,在所屬信徒的參詣中,舉行元旦勤行。

興師會

 

 興師會是於日興上人的忌日二月七日所舉行的法會,不論是總本山或是末寺,皆嚴肅奉修。這是僧俗一心對繼承日蓮大聖人佛法之正義,並將法燈正確地傳給後世的日興上人,獻上報恩之意而奉修的法會。
 弘安五年(一二八二年)九月,日興上人蒙受大聖人一切佛法的付囑(相傳),並於同年十月十三日,被付囑為身延山久遠寺的別當(住職)。
 大聖人滅後,關東方面的五老僧(大聖人六大弟子中,除了日興上人以外的五位),因畏於權勢而軟化,犯下許多與師敵對的謗法,漸漸失去大聖人的正義,但日興上人卻絲毫不歪曲教義,貫徹守護正義之責。


 由於身延的地頭波木井實長,一再做出違背佛法的行為,日興上人於正應二年(一二八九年)春,帶著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為首的一切重寶,與門弟一起離開身延,翌年,正應三年十月,在南条時光的捐獻下,於富士上野之地建立大石寺。
 在總本山,除了二月七日以外,每月的七日,亦在法主上人出仕之下,於御影堂舉行日興上人的報恩法會。

宗祖誕生會

 

 宗祖誕生會是慶祝御本佛日蓮大聖人於末法出現,為了報恩,而在其生日的二月十六日所奉修的行事。
 印度的釋尊於法華經預言,於末法時代,日蓮大聖人會出現救濟眾生。釋尊滅後一千年為正法時代,接著的一千年是像法時代,之後則稱為末法時代。於正像兩千年間,釋尊的教說仍具有救濟的利益,但是,一旦進入末法時代,即成佛法隱沒、鬪諍言訟強盛、人心荒廢的濁惡時代,釋尊的佛法,亦喪失救濟的力量。此時,日蓮大聖人即以救濟末法一切眾生的御本佛之姿,於日本誕生。
 貞應元年(一二二二年)二月十六日,誕生於安房國(千葉縣)長狹郡東条小湊,父為貫名次郎重忠,母為梅菊女。釋尊於二月十五日入滅,大聖人於二月十六日誕生,顯示出釋尊佛法隱沒之時,正是御本佛出世的不可思議的因緣。而關於大聖人的出生,亦流傳著許多不可思議的瑞相。


 於總本山,在法主上人的出仕之下,於御影堂報恩讀經後,再至五重塔舉行「開塔」,以讀經唱題恭祝誕生會。
 「開塔」是彰顯大聖人於末法出現,五重塔朝西而建,是以太陽東昇而照西,光明廣及全世界之意,象徵大聖人的佛法,經中國、印度,向全世界廣宣流布的樣相。

春季彼岸會(春分之日)

 

 春分與秋分之日,晝夜等長,太陽自正東方昇起,於正西方落下,彼岸會即是以此日為中心,前後七天內所奉修的法會。因此,彼岸會分為春、秋兩次。
 彼岸會是我國佛教中廣為實行的行事之一,與印度、中國不盡相同,日本早在聖德太子時代,便開始舉行,可說是日本獨有的風俗。彼岸會的內容,隨著時代變遷,現在一般皆以對祖先做供養為主,並以參詣寺院立塔婆供養、掃墓等方式進行。
 彼岸原本的意義,是在世的我們,以自己的即身成佛,開啟幸福的境界,並以此功德,為祖先做追善供養時,過去的精靈,也能與我們一同成佛。本宗即是從此意義出發,以「常盆」、「常彼岸」的精神為方針,做每日的佛道修行與祖先的供養,和他宗所稱的彼岸,大異其趣。總而言之,我們每天的信心修行,皆是彼岸的修行。
 而本宗於春、秋兩季奉修彼岸會,主要是依「積功累德」的佛法精神,而產生的行事。



 再者,彼岸會是本宗教化眾生的方法之一。將社會一般化的彼岸會,轉換成在正確的御本尊為基礎下,所奉修的行事,更進一步地加深與御本尊的緣分,因此,被視為重要的行事。

靈寶拂蟲會

 

 每年的四月六日、七日兩天,於總本山舉行的拂蟲大法會,與秋天的御大會並列為宗門的兩大法會。自宗祖日蓮大聖人以來,七百多年的長時間中,為了使本宗保存的眾多重要寶物,能永續地傳至後世,每年進行一次拂去濕氣、除掉害蟲等保存上必要的處理,同時,公開展示於眾多參詣者面前,乃是有助於信行倍增的重要儀式。


 大聖人入滅後,本弟子六人中的日昭、日朗等五人,以「大聖人以假名文字所寫的書信,是為了引導愚癡者所做的御供養的回禮,若留著,就是將大聖人的恥辱流至後世。」為由,或將之充作廢紙,或燒得精光。沒有血脈相承的五老僧畢竟不瞭解,大聖人是救濟末法一切眾生的佛,因此,大聖人教示的話語、書寫的文字皆為佛的金言,都是尊貴的經典。
 正嫡第二祖日興上人一面對五老僧所犯的錯誤曉以大義,一面儘可能收集散落四處的御書,編寫重要御書的目錄和解說,以及親筆抄寫御書等,是為了防止大聖人尊貴的教說就此消失。
 歷代法主上繼承日興上人令法久住的精神,人以身守護這些重寶,使其得以流傳至今。

立宗會

 



大行會

 



盂蘭盆會

 



御難會

 



目師會

 



宗祖御大會